安联de小松鼠

最怜红白浅,偏生淀色间。

【K11M13】谁曾见过夏天

这是我的1113纪念文~~~

祝小破德的各位一切都好~~

你们都是棒棒哒~~~

我爱你们~~~



重要的事多说几遍:




CP:K11M13




高能预警~
此篇很多八阿哥,

我爱文中出现的所有名字的所有人~

他们都不属于我。。。

祝现实中的他们一切安好。。。

一切纯虚构。。。

如有雷同。。。约吗╭(▔▽▔)╮

纯纯理科生~没文笔~


文风:


BUG满满~~~

各种抽风~~~






--------------------------分割线---------------------------------------






写在前面的话:
纪念我的初心~
最爱的一对足坛CP了~
我终于写了个短篇一发完,做为名字里没有托马斯有Buchanan的话唠,我真的好激动。。。




【本来想写个短篇,结果越来越长。。。

还有个BE的结局就不发上来了,大家吃糖就好。。。BE我自己吃😊

表白已补~

另Lof疯了,我每次修一次都要重新排次版,排版和错字问题大家多包涵,改不起了。。。】


“都道初心不曾负,而初心是何物?”


谨以此文祝愿大家安好~~~不仅仅是我们爱的人,还有看文的各位。


【不好看都是我的错。。。我知道我欠了不少坑,但,还是勇敢的开了个新的。。。祝我不要把脑洞拖成坑orz orz orz】




--------------------------分割线---------------------------------------




又名:齁死人的夏天






以下正文:



       夏日的午后闷热依旧,风从窗子吹进教室,除却风铃清脆的回应,就只有笔尖在纸上轻轻划过的沙沙声了~

       被从内反锁教室的后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使劲的拉拽,哐啷哐啷声音的持续了几声又消失不见,窗外又响起的蝉鸣让刚才响起的噪音好像是人们的幻觉~巴德咬着自己笔尾略略走神,他的竹马,那个小细腿的大嘴猴还没有来上课,他懊恼的挠挠自己的短发,有些后悔今天因为堵气而没有拉着那个混蛋一起来上课了。万幸的是今天给他们上课的并不是平时那个严肃刻板的老教授,而且那个老爷子的得意门生,他们的学长。

       听说老爷子又去参与什么课题研究了,所以这位金发的学长来给他们代课。这学长说着一口带着波兰口音的德语,声音软软的倒是很好听,不过没多久大家还是快要进入早设定好的休眠状态了,除了同是波兰裔的波多尔斯基,从开始到现在好像只有他还神采奕奕的,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冒出几句波兰语跟讲课的学长交流一下。一边的巴斯蒂在几次干扰都没得到任何回应后,已经选择进入了梦乡去找他的波尔蒂。。。

       可是。。。他那个路痴的竹马室友居然还没有来上课。。。

       巴德放弃的扔下手中的笔,趴倒在桌子上。没错了!那个家伙是个路痴!他就不应该跟那个二货堵气,真是蠢透了。。。由于巴德同学仍然趴在桌子上跟自己生闷气,所以他错过了那个从前门悄悄探进来的那颗卷毛脑袋。。。

       当后门又哐啷哐啷的响起来时,代课的克劳斯学长终于结束了他今天的教学任务,放下手中的粉笔,擦擦额头的汗,把今天的课后作业发给学生们。

       终于,在后门持续响了5分钟后,克劳斯挫败的丢下手中的资料,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衬衫,从前门走了出去。

       顺手将前门带上,克劳斯轻轻的倚在门上看向那个执着的与后门较劲的男孩。阳光透过走廊的窗户,照在男孩棕色的卷发上,泛起温暖的金色。欣赏了一会男孩夸张滑稽的表演,克劳斯实在没忍住,还是笑出声来。男孩似乎惊了一下,停下动作看向他所在的方向,似乎有些尴尬,然后,突然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松开抓着门把手的手,抓了抓自己那一头蓬松的卷发,那使得原本就乱糟糟的卷发变得更加凌乱了。男孩极富感染力的笑容配上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透出几分可爱,克劳斯觉得眼前的男孩似乎比阳光还要更耀眼一些,他眯了眯眼睛,嘴角又上勾了几分回了男孩一个微笑。

        “你是?”男孩向前走了两步,有些好奇的向他询问。

        “我?不如你猜猜看吧,猜对了我就告诉你。”克劳斯轻声的回答他,顺带眨了下他那双漂亮得过分的绿眼睛。因为是逆光的原因吧,那绿色比平常要深一些,眨动的时候金色的睫毛轻轻扇动多了那么一点点诱惑的味道。

       “你。。。”男孩明显愣了一下,又向他走了几步,然后表现出了更大的兴趣“你嘛,也是个逃了课的学生吧,哈哈,我猜对了没?”

       得意洋洋的样子让克劳斯觉得男孩的卷发里似乎长出了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唔,好吧,你挺聪明的嘛。”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顺着男孩的话题说下去,他大致已经猜出这个小鬼头是谁了,不过他还是打算再确定一下,“那么你呢?”

       “哈,我可是很聪明的呢。我是托马斯•穆勒。”托马斯冲着锁了门的教室扬了扬下巴,“喏,这个班的学生,现在被关在外面了。”说着还耸了下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没错啦,果然是这个全校闻名的家伙———在他毕业之后接替了他成为系、校足球队双料第一前锋的那个———他的小学弟。据说这个小学弟与众不同得很呢,大家为他总结了个三宝,话唠路痴踢球好,今天这情况,克劳斯默默的想这个小路痴大概是在学校里又迷路了吧。说来也是怪了,都上了大半个学期的课,这家伙是怎么在严肃的老教授那里保证出勤率的啊,在心里叹了口气,克劳斯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的位置。

       见克劳斯没搭话托马斯又自己说下去,“都怪巴德啦,要不他小心眼非跟我赌气先走了,我也不会迟到啦。隔壁四班那个睡觉还要抱着小泰迪熊的胖子还耍我,要不是贝尼揪着他头毛吼他他才不会乖乖的告诉我D座是哪里呢,下次分组训练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再让他当前锋了,哼!……【此处先省略一些字】”

       至此,克劳斯算是领教了这个全校闻名的话唠学弟的厉害了,笑意在他的脸上加深,年轻人嘛,就是有活力哈。自己说了半晌穆勒终于反应过来了,他又将自己的卷发抓得更乱了些,看向克劳斯,“呃,你叫什么呀。。”

       “米洛,就叫我米洛吧。”克劳斯走过去伸手揉了揉那颗卷发乱翘的脑袋,将穆勒的发型从鸡窝的状态抢救回来了一点,然后顺势拍了拍他的肩,“这节课你是上不上了,一会还有课吗?今天可是周五,没课就出去走走吧,别再折磨这个门了。”

       “嘿,你可以叫我托马斯,”穆勒摇了摇头“没课了,今天可算是没课了。”往前走了几步,又不太甘心的看了一眼被折腾了无数遍的门,最终还是追上了前面的米洛离开了。而走在前面的米洛皱了皱眉,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就想拐了这小鬼散散步聊聊天呢?听着后面追上来的脚步声,转头看了看外面的蓝天白云,也许是这阳光太明媚了吧。

       走出D座的一路上,穆勒开始不那么拘谨了,终于是打开了话匣子,连比带划手舞足蹈的样子,灵活的像只猴子,米洛认真的看看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在心里默默的想,嗯,一只大嘴猴。突然他开口问道:“托马斯,你喜欢吃香蕉吗?”说出口的话让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喜欢,喜欢呀,运动员怎么会不喜欢香蕉呢。”穆勒又开始笑,好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然后看向同样在笑的米洛问道,“哎,怎么想到问这个呀?”

       “哈哈哈。。。果然。。。没。。。没什么。。。”

       “什么嘛,我还以为。。。还以为你也是个魔术师呢,随手一抓能变出个香蕉来的那种。我跟你说哦,上次我去看表演……【此处再省略个几万字】”

       一个人说一个人听,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已经并肩坐在学校后的小山坡上了,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见校园内的足球场。球场内正在进行比赛,这距离看不清场上的人,但是从围观的人数来判断也应该是场焦点之战。

       “哎,今天旷的这节课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点名。你知道吗,这节课的教授可严厉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严厉了操心太多哎,我总觉得他的头发都忍受不了他了。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挨成佩普的发型,哦,佩普就是我们的体育老师啦,是我们院的足球教练,有点像卤蛋的那个。哎哎,你别不信嘛,他是蒂亚戈的小叔,你可以去问蒂亚戈。以后他可以和老汉和佩普组个组合啥的,一定闪亮亮的,节能减排哈……不过又说回来了,谁让他的头毛总处于一种岌岌可危的状态呢,害得我上课总是想专注地观察他而忘记了认真听课。。。”穆勒的声音渐渐转低,“如果这次的作业再不合格的话,大概我要重修这门课了。不知道巴德会不会帮我。。。”说完“咚”的一下也倒在了草地上。

       已经笑倒在一边的克劳斯表示如果真让教授听见他前面的这番言论,那他可不仅仅是重修这么简单了,私人恩怨…说不定他要大挂到毕业了呢。坐起身,伸手摘掉小鬼头卷发中的草屑,随便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别担心,小朋友,说不定会有好运呢。相信我。”

       “喂!!”刚想喊他不要再揉自己的脑袋了,一抬眼正望进那双绿得可以滴出水的眸子里,穆勒张张嘴却没说出些什么,像是被蛊惑了般呆呆的点了点头,略微有点脸红。

       告别之前他们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克劳斯的手机总是响个不停,有时候是一个笑话,有时候是几句吐槽,也有时候会是一个邀约,手机信箱不知道满了几次,全部来自他刚认识的那位“小朋友”。可能是每个周五都注定要与众不同吧,下午的时候克劳斯的手机“嗡”的震动了一下,今天他的手机异常的安静,除了每天早上都会收到的穆勒式早安问候外,这是第一条短信。滑开手机,克劳斯才发现这条来自“小朋友”的短消息有点奇怪,

         “嘿,老爷爷,我要跟你说个事。”

         “说吧”

       简单的回了两个字,并不明白这个不省心的小朋友又在想什么鬼点子。

         “那……那我可就说啦,你让我说的啊。”

       克劳斯深切的怀疑这是那个小孩儿的恶作剧,他什么也没回,一边停下手里的工作,仔细的确认了今天并不是奇怪的节日,一边等待着手机再次响起。

         “嘿,我……我喜欢你……我可以做你男朋友吗?”

       克劳斯愣了良久,打了几次草稿却都没有发出去,最后只能看着手机屏幕暗下去了,他什么也没回,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了。

       再之后的一周里克劳斯依旧会在起床时收到早安,入睡前收到晚安,有时候会配上小孩子喜欢的可爱的表情符,有几个表情和那张脸还挺像的呢。他还是什么都没有回,但是他想他已经找到答案了。

      周五的这节双周课上课前,穆勒终于记住了D座楼教室的位置,找到巴德给他占的坐位坐下,他已经一周没收到任何消息了,他还是相信是因为米洛需要时间,他可不认为米洛是那种会不告而别的人。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巴斯蒂在发上次课的作业,而当他忐忑的接过巴斯蒂发给他的课后作业时,发量不足的教授在前面整理教具,这次他带来了一个茶金色头发的助教,穆勒觉得那发色好像有些眼熟。突然那个年轻的助教回过头望向穆勒位置,视线对上的一刻克劳斯对他扯出了一个微笑,还俏皮的眨了下眼睛,穆勒惊讶的瞪圆了眼睛,浅色的眸子漂亮极了。收拾好教具的教授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召了克劳斯过来说:“这位你们应该都认识了,米洛斯拉夫•克劳斯,是你们的学长。没错,就是校足球队中不少纪录的保持者,从今以后正式成为我这门课的助教,以后你们有什么课业上的事情也可以找他处理。”说完便开始上课了,又恢复了以往严苛的样子。坐在教室前角的克劳斯抬起头轻易的找到了那个还处于懵圈状态的小鬼,冲后者摇了摇手里的纸示意穆勒看看他自己手里被捏变形了的作业。

       穆勒低头翻开手里的作业,里面的字体工工整整的很漂亮,并不是自己“潇洒飘逸”的字迹,作业的内容简直标准的可以做试卷参考答案,果然得分没意外的是个A,一边的巴德睡梦中不经常的撞了一下穆勒拿本子的手,作业本轻轻抖了一下,一张小纸条从最后掉了出来,上面的字迹跟作业上的一模一样:

       “嘿,小朋友,关于上次你的表白。。。。我的答复是这样的,如果你今年这门课不会重修并且在足球队中破掉我的一个纪录的话。。。那么。。。我就同意你做我的男朋友😊加油哦!托马斯小朋友😄”






end-or-tbc





-----------------------------------------------------------------------------






       “嘿,我可找了你好久呢。刚才碰见菲利和巴斯蒂也在找你,他们说你输了球赛又失恋了,一个人跑出去哭鼻子了。”


       “才……才没有呢。”男孩的声音里带着鼻音,声音越来越低“我只是输了比赛……也没有打破你的纪录……”


       米洛觉得他似乎看见那对藏在棕色卷发中的猫耳朵都垂下去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他轻轻走过去,坐在男孩旁边,像第一次他拐了托马斯逃课时那样,伸手揉乱了那头手感不错的卷发,稍稍用力将男孩的头按在自己的肩上,细长的手指轻轻从穆勒的额头抚过,感觉到手指下的皮肤还带着一些湿意,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小声的说:“没关系,哭什么呀,比赛输了还有下一场,这个赛季后还有下个赛季。纪录没打破的话,”说到这里他稍稍停了停,感觉到手指下的睫毛不安的动了动,“那我做你男朋友好啦,傻瓜。”说完他偏过头轻轻吻一下他家小朋友的额角。





-END-


-----------------------------------------------------------------------------




PS,说好的腿肉难吃不打我的。。。克劳斯既克洛泽~就是任性。。。 




不收刀子~

不谈人生~

我是个有强迫症的人。。。

不许打脸,并且我也不约架~

有意见可以提~






注:有什么BUG欢迎指正~~




【真的有人愿意看吗。。。




晚安大家


晚安~~

评论(15)

热度(22)

  1. 陌上花開安联de小松鼠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hris